又不是没有站过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8 05:57    次浏览   

这学期期中考试后的一天早上,我一如既往欢快地哼着小调来到了学校。快走到校门口时,突然想起今天要发语文试卷,心头一紧,不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走进教室,只见试卷已经静静地地躺在我的课桌上。我扑过去一看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81。5分,天啊,这是有史以来的最低分数。晚上妈妈会怎样对我?罚站?嗯,那是肯定的。不给吃饭?嗯,极有可能整整一天我都在胡思乱想,完全没有心思听课。浑浑噩噩地等到放学回家,我摊开作业本,努力在嘴边挤出一丝微笑,安慰自己说,没事,不怕,最多罚站,又不是没有站过。然后开始做作业。五点整,爸爸下班了。他刚进家门,放下公文包,就冲进我的房间,笑嘻嘻地问我:小胖,语文成绩怎么样?是不是又要去门口罚站了?我我我语文考了81。5分。我的声音小得连自已都快听不见了。什么?爸爸跳了起来,81。5分?你真是破记录了,今晚准备去外面站岗吧!我没有再说话,继续做作业,大脑却一片混乱。我想大叫,可是又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着,让我叫不出来。我希望妈妈快点到家,早点给我责罚,不要让我这样无助地等待。但是,时间仿佛凝滞了六点到了,听到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,我顿时紧张得大气不敢出。我知道,妈妈到家了。颖儿,告诉妈妈你语文考了几分?妈妈一边换鞋一边询问,声音虽然轻快,但听得出满含期待。你女儿考了91。5分。爸爸接腔道。看着爸爸奇怪的表情,又看到我紧张的样子,妈妈的声音立刻变得严厉起来,难道你只考了81。5分?妈妈问道。我轻轻地点点头。妈妈的脸色立刻由睛转大雨,她来不及脱下外套,就冲进我的房间查看那张悲惨的试卷。一阵沉寂之后,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我的头顶炸开:那!你看这儿,太粗心了,明明是道送分题,你还不收人家的情。你看这里,上次错过的题目居然又错了妈妈一边骂着,一边用力把我往屋外推。我无力反抗,只能任由妈妈一直把我推到门边。这时,爸爸也在一旁趁热打铁地应和着:是嘛,是嘛,那么粗心大意的,像一个男孩子。这下,妈妈要把我赶走的决心似乎更大了,她把我狠狠往外一推,然后砰!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我站在屋外,无助,伤心,羞愧,哇,我开始嚎啕大哭,边哭边用脚使劲踹着地。门嘎吱一声打开了,妈妈探出了脑袋,你再哭再踹,就站到楼下去。砰,门再次关上了。我拼命压抑着哭声,任由泪水在脸上奔流。忽然,一阵轻松悦耳的口哨声从楼梯上传来,一个叔叔走下楼梯。看到我,叔叔的口哨声戛然而止,继而又微微地笑了。我低着头,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终于,他走远了,我长舒了一口气。此刻的我,心里非常紧张,好害怕还会有人看见我的窘迫。这时,电梯突然动了起来,我紧张地盯着显示楼层的数字,心里暗念:不要停在三层,不要停在三层,因为我家就在三层,我怕被邻居看见。但是事与愿违,电梯升到三楼后,数字就不再闪烁。哎呀,不好,是我家邻居来了,这可怎么办啊?我又羞又急,不知如何是好。电梯门缓缓打开了,邻居一家三口走了出来。咦,你怎么站在这?家里没人吗?见我站在外面,邻居阿姨好奇地问道。我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他们大概猜出了点什么,就没再说话,进屋去了。邻居家的小弟弟不谙世事,时不时打开门,探出小脑袋偷笑我。我脸上挂着泪水,愤怒地看着他。小弟弟大概被我的样子吓坏了,赶紧关上房门,再也不敢出来了。

妈妈是我的高级管理员,她管理着我的学习、玩耍、衣食住行。总之,妈妈管理着我的一切,我的一切都被妈妈管理着。但是妈妈对我管得最多的就是我的学习,尤其是语文。不知为何,虽然我的数学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,但是语文就像是一座永远无法攻克的堡垒。在它面前,我常常败下阵来。因此,每次语文老师公布成绩,对我们全家来说,是一件很大的事情,大到能影响全家人的情绪。因此,每次语文考试前,我都如临大敌。

漆黑的过道里终于只剩下我一人,四周一片静谧。我闭上眼睛,不思,不动。耳畔仿佛隐隐地飘来一阵歌声:

这是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,每次听时我就想,歌中的母亲一定如春风般和蔼可亲。她的眼神一定是温和,她说话的声音一定是轻柔好听的。可是我的妈妈我扁扁嘴,又想哭。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,我好想对妈妈说,妈妈,在您的严格管教下,我每次考试前都心惊胆战。我好害怕,怕考试成绩不能让你如意,怕看到您犀利的眼神、听到您愤怒的声音。何时,我能不再惧怕考试,而能以坦荡的心态面对我人生中的每次考试?何时,我努力考试不是为了博取您的笑颜,而是为了检测我的学习效果,找到我的差距和不足?您是个有责任心的中国式好妈妈,我能读懂您对我的关爱。但是,我好期待,当我犯了错误,甚至不够优秀时,您没有嗔怪,没有责骂,永远能够像歌中妈妈那样,像和煦而温暖的春光,照耀着我前行?因为,母爱,原本有另一种可能。